今天是:
科研成果
位置:首页 > 科研成果 > 论文精粹 > 内容

江南之宝-千年古建筑陈太尉宫初探

2012-04-30 20:29:00

         来源:《大观周刊》2012年49期 国际刊号:ISSN1008-925X  黄新强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一、陈太尉宫的历史沿革:

       陈太尉宫,坐落于福建省罗源县中房镇乾溪村, 距罗源县城关35公里。(古时,中房是闽北通往闽东的必经之路,来往行商众多,经济、文化。)陈太尉宫集五代、宋、明、清朝代建筑风格为一体,系我国江南古建筑艺术的典范,具有很高历史、艺术、科学价值,吸引着众多国内外的专家、学者和游客前来调查、观光。2001年,陈太尉宫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      陈太尉宫,原称陈氏祠,五代后梁开平三年(909年)陈苏承诰命。据《罗源县志》和《曹峰陈氏宗谱》记载,陈苏生于唐大和五年(831)。原籍河南光州固始县。陈苏好学不倦,很有才略,朱温三次调用其为,陈苏因看不惯当时官场腐败,推辞不就。陈苏随王审知为避唐末“秦宗权”之乱,举家南迁,定居中房乡曹湾(又名曹峰,今属乾溪居曹湾自然村),成为罗源陈氏开基始祖。入罗源之后,陈苏竭力传播中原地区的先进农业生产技术:发动乡人开荒种茶,种桑养蚕;创办乡学,供当地群众子弟就读;提倡敬老、尊贤、爱幼;同时还用自己所学的中医技术为乡人治病。陈苏深受众人的敬重,被称为“高行先生”。陈苏卒后,乡人感慕其品德,在家祠内立像奉祀,祠取名“高行先生祠”。南宋嘉定二年(1209年)被加封“英惠候王”,扩建高行祠为大殿,称大宫。

      宫的始建年代上述909年外,还有一种说法为公元960~969年间。《曹峰陈氏族谱》之《英惠公乩述行实》载:“有杨诚之与何继中以乡儒倡,协宋德、曹全架楼椽以容胜地,奉微星以续缕烟,时建隆间事也,小庙原曰高行之祠。”建隆是北宋赵匡胤的年号,即公元960~969年,至今亦有一千余年。

      陈苏卒后被乡人尊为神,宋嘉定二年(1209)十一月十六日被封英惠侯王。其十五代孙陈庆,少有武功,因征战有功,死后亦尊为神,并加封都统伏魔陈公太尉,配享英惠庑,由此扩建宫观,改称太尉宫,祠内仍高行祠以祀陈苏。陈太尉宫经宋、明、清重修、扩建,形成一组由牌楼式八字门墙、戏台、正殿、配殿、两楼廊(看台或称酒搂)具有各时代风格的较完整的古建筑群,建筑总面积1155.05平方米。正殿台基高1.2米,面阔15.5米,进深25.43米,建筑面积394.17平方米,殿中部仍为高行先生祠,建筑斗栱层叠有致,古朴大方,宏伟壮观。

二、大殿建筑主要特征及现状

      大殿是位于宫内后部中轴线上的主要建筑,其殿身面阔一间两柱,山面四间五柱,副阶周匝。正面看明间阔6.25米,次间3.65米,通面阔13.55米,进深前廊为3.58米,殿身第一间为3.55米,第二间为5.55米,第三间为2.92米,第四间为3.57米,后廊为2.03米,通进深21.2米。(此段中对于殿身【面一间,深四间,副阶周匝】的描述基于下面的描述得出的扩建改建的结论,最好放在章节之后。第一句讲明殿身面阔一间,第二句又说明间次间,似不妥,次间应为副阶)

      1.构架顶部在勘测中发现,保留有类似平梁上用十字交角会栱,上置替木与丁华抹颏栱相交共承脊椽的遗留构架。然现状中该脊椽连同丁华抹颏栱、十字交角会栱等遗留构架已不用,而现大殿、脊椽位置比原构脊椽位置后移了177厘米(约一椽架)同时提高了77厘米。另外实际博风板的位置,比原构架的博风板位置也外移了1.2米。研究其工艺手法与原构架有明显的差异。从这些现状就已不难看出大殿是经历了变更扩建和改建的。

      2.以柱的形制特点,所有梭形柱都布置在面阔一间,进深两间的平面柱网内(可能原构梭形柱是布置在三间进深的柱网内)其余均为直柱,直径与高比也小得多。(明显地看出建造手法和时代风格的差异)

     3.外檐的铺作也只分布在面阔一间,进深两间的范围内。

     4.从大殿檐柱特点及高度分析,按正常情况,铺作的高度(由栌斗底皮至撩檐枋上皮)应当等于檐柱高度的0.414左右,而该大殿原构的前檐柱正好符合这一情况,所以可以断定原构不可能有付阶存在。而现状外廊的围脊亦不在殿中檐柱上,而是在于柱廊牵梁的矮柱上,位置比应在处的额位置提高了1.3米左右,结果把殿身铺作几乎全部给遮挡了,迫使上、下结构几乎紧贴在一起,严重影响了殿身内部的通风、采光,且由于下檐柱廊宽度不一,使围脊无法交圈。

     5.从原构殿中前后檐柱到背椽的水平距离均为6米左右,且从前檐柱有转角铺作的遗构分析,原构很可能为面阔一间进深三间的九脊顶(歇山顶)建筑。当然也不能排除是不完整的歇山顶建筑(如福州永泰宋代建筑是面阔两间,只出现前檐翼角的歇山顶建筑)。

     6.从原构件的某些时代特征分析,有明显的早期建筑特征:
    ⑴铺作的高度与檐柱,柱高比值为0.365,属于唐与北宋之间的比例特征。
    ⑵原构的前后檐的屋面举高均为0.36,这举高与唐南禅寺大殿是一致的,华林等大殿为0.48可见就屋面举高看,其早期特征更为突出。
    ⑶栱的栱头卷杀无瓣,由一段直线与一平滑线连续曲线组成。
    ⑷斗有皿斗做法,栌斗斗款较高,欹高大于耳、平之和,斗款为一曲线,斗底似垫有一块皿板,栌斗大而矮为58×58×26厘米(长、宽、高)大高比达2∶1比《法式》1.6∶1矮大得多。
    ⑸殿中前两间均用梭柱,其梭柱明显(φ500~φ600)柱高与柱径比为47∶6,相当7.8∶1,属早期特征。
    ⑹丁头栱用得比较多。(包括半截华栱)
    ⑺单栱用得比较多:除各转角铺作角华栱用足材外,其余均为单材栱。
    ⑻单栱华栱采用偷心做法,包括里转单材华栱偷心,有的还连续三跳偷心。
    ⑼柱头缝扶壁栱多为单栱、素枋重复叠置,还有用重栱、素枋重复叠置,属于南方早期建筑特征。然而用重栱素枋重复叠置的造法比较罕见。
    ⑽在补间铺作的分布上,若以两柱间为一间,该殿原构开间只一间则出现补间铺作用三朵的做法,作为宋代建筑这在国内实属罕见,但若以两缝架间为一间,只能算是当心间用补间铺作一朵,也不违反《法式》。
   ⑾房屋结构层:除殿身各柱平齐外,其余结构层与屋盖层并无明显的水平分界,殿内设不等高的平闇。从这些外表看,该建筑既具有宋殿堂特征;又具有宋厅堂式建筑特征,为殿堂式带有厅堂的做法。
   ⑿阙额、额栿(即横跨在两山面缝架的大栿,不知如何称呼,姑且先称之为“额栿”)、乳栿、四椽栿及平梁,其加工方式基本为原木稍作加工,截面近圆形。
   ⒀柱头不施普枋,阙额出头垂直搭交,且垂直平截,纯属早期特征。

   7.铺作特征:
   ⑴外檐铺作为外转六铺作、单栱、双杪、双下昂出三跳,除角华栱外其余各跳偷心,第三跳头会栱,且在耍头位置出抻?昂令栱相交,上承橑檐枋,故外观看似双杪双下昂,第一层昂下为华头子,两卷瓣,华头子或为乳栿出头,或为内檐栱出头,昂下出两跳华栱。
   ⑵柱头与补间铺作用单材华栱,转角铺作用足材华栱,所有昂均为押昂。《法式》中之押昂,仅四铺作中用之,但从现存宋、辽、金的许多实物中并不限于四铺作才用押昂。)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功能起了变化;真昂的主要功能,为使檐柱内外两部分之间的重量得到平衡,位于建筑内部的昂尾,必须依靠承托中平椽与下平椽的重量,或把昂尾直接压在内檐的梁拊栿下,才使昂头的檐部重量得到平衡。以较低的悬挑高度,求得较大的悬挑距离,以适应外檐的下倾斜度,或以较少的出跳,达到较高的承挑位置,以承托内檐的下平椽、中平椽,与内柱柱头所出素枋交错叠压。而该大殿由于不用内柱,也不存在与内柱柱头上所出素枋交错叠压的可能性,由于檐部的重量,已由两层水平搁置的通长,伸至纵向第二缝架铺作内的衬头枋,直接承托僚檐枋,另一方面中、下平椽的重量也由水平搁置,在檐柱柱头铺作的柱头枋与纵向第二缝架水平枋所支承,不需要依靠斜真昂承托。该殿采用是假昂的结构,与早期特征并不矛盾。
    另外内檐斗栱一般为出两杪偷心和一杪是一般多为半截形式出现。

     8.梁架特征:

     大殿原构梁构架形式独特,由于殿内空间高度以及歇山出际要求,大殿原构架在无内柱的情况下,是采用独特的减柱法,利用山面缝架作支撑,在前后中平椽(枋)缝位上。一方在屋内额上方以斗栱垫托形式,架设第一道纵向大额栿,上安五铺作半截华栱承四椽栿,并与正心枋搭交;另一方伸入扶壁栱内途径?,架空形式,架设第二道大额柎上安三铺作、半截栱承四椽柎,并与正心枋搭交。使在殿内空间上形成类似福州华林寺大殿及莆田玄妙观三清殿,内柱以上的空间格局,即由两缝横架和两缝纵架、纵横相交呈井字形,两横架之外,各加出际横架以承两山出际。所不同的是:后檐梁架可能为后人扩建时改建了,不见乳栿。然而就原构部分与华林寺、三清殿作比较,最大的不同就是不用内柱,而是用大额栿架空及铺作垫托形式代替内柱。(陈太尉宫原构架似殿堂式结构,华林寺、三清殿应为厅堂式结构,因此构架有本质的不同)
   (1)原构内横架:前檐乳栿、栿首伸入外檐补间铺作,栿尾抻入殿身内补间铺作,并在两缝架上与承前檐一半棋?的斗栱相交,栿中部卷杀作月梁形(圆作);在前后两道纵向大门额上安重栱并偷心出华栱两跳,以承四椽拊,且四椽栿端部与其相交的两纵架的素枋相交。栿上两端用单栱承中平枋(椽)、栿背四分三一处,前后置十字交叉会栱上承一半梁,平梁上置栌斗,栌斗人下层似向出下层攀间,横向出平棊枋,上层置十字交叉会栱,上置替木以承脊椽并与抹颏栱相交。后檐很可能由于后人在重扩建过程中,取消了原构的外檐铺作和乳栿,最明显之处是改用木柱直接承桁,且用圆柱形不用梭柱……种种迹象说明原构后檐已被后人所改。(可能在明初)
   (2)前纵架:纵架前第二缝架,柱头上用内额,柱头栌斗上置外檐柱头铺作。内额补间铺作与前廊乳栿相交,形成在横向与纵向上施令栱、素枋,令栱成丁字形扶壁,在内额第二层素枋的高度分位上,置纵向大内额,大内额两头伸入外檐柱头铺作内,枋背上置坐斗重栱、素枋、单栱、中平椽,并出偷心两跳以承托四椽栿。
   ⑶后纵架:后纵架分位,通常在纵架后,第二缝架的柱缝上,然原构可能出于龛位位置须后移考虑,使柱缝后移了90厘米,为了承中平椽分位上的梁架,大殿在此分位上增加了一道纵向大额枋(栿),该纵向大额枋  (栿)的两头伸入了山面扶壁的铺作中的(第二层素枋分位高度上),下由连续三跳的偷心单材华栱承托。
   ⑷大额枋(拊)背上于四椽 栿分位上置泥道重栱和昂单材偷心华栱两跳以承四椽栿、和正心枋,构成正心枋与四椽栿十字搭交。
纵架后第二缝架,柱头间用大内额(栿)连接,柱头栌斗上各置外檐铺作,大额枋(栿)背上置重栱、素枋,重栱三朵,上置正心枋……
   ⑸出际梁架:屋顶作厦两头造,两山自中平椽的外出际,承出际的梁架缝位与山面中平椽缝位重合,做法是在山面外檐铺作里跳令栱复程枋上,安蜀柱皿根以穿押枋联系而成的出际梁架,出际梁架与椽栿缝位相距86厘米,两缝架间各于上平椽与中平椽下用用斗栱攀间连接。
    从以上对原大殿现状的勘测观察分析,太尉宫大殿原构架应为面阔一间,进深三间,八架椽,前后乳栿对四椽栿用四柱单檐九脊顶。华林寺大殿上部屋架也是八架椽,前后乳栿对四椽栿用四柱单檐九脊殿。所不同之处是华林寺大殿有用内柱四押,而太尉宫大殿原构不用内柱,采取以山面横架铺作支撑架设两道大额枋(栿),其上再安重栱分别支承前后两中平椽缝上的梁架,供殿内上空形成类似华林寺大殿构架形式:即两缝架与两缝纵架,纵横相交的构架形式。两横架之外,各加出际梁架以承两山出际的构架手法。
    整个大殿分别展现五代和宋代建筑风格,1986年我们将大殿原脊榑驼峰下小散斗,寄国家文物局科研所进行“C-14”年代测定距今1007+(-)60年树轮校正年代距今952年+(-)70年。明间内额出头(进深第四缝) “C-14”测定结果距今907+(-)60年。大殿右前金柱(进深第二缝)“C-14”年代测定跑今763+(-)55年。这充分证实了高行先生祠的始建年代是宋至前的建筑。

三、左右配殿状况

     左配殿坐西向东,面阔3间,进深6间,建筑面积158平方米,立柱20根,呈梭形。其中,明间主柱的柱头与屋面结构采用柱头科斗栱过渡。明间上方六角形藻井用斗栱装饰,阙替刻有卷草式云纹,具有明代建筑艺术与风格特征,左配殿燎檐抬出头,“C-14”测定结果距今552+(-)55年(为明朝早期)皆重檐歇山式屋顶。右配殿始建于清乾隆五十三年(1788年)。坐东向西,建筑面积,柱子数量左配殿相同,柱形状呈梭形。明间的藻井斗栱装饰,瓜柱、斗栱刻有精美花纹。显现出清代建筑特色。戏台今存为咸丰16年间建筑物,位于正殿前方,占地面积324.83平方米。面对正殿部分建戏台,戏台与正殿间为120平方米的天井,作为采光和观众席。戏台左右两侧建有包厢(看台),分别和左,右配殿相连。戏台中间部分设活动台板,可拆装,折时与大门直通。戏台上方结八角形藻井,装饰斗栱,藻井中间绘画。戏台前沿装饰雕刻花鸟等图案,做工颇为精细。前殿的科斗栱装饰,四角屋檐高翘,雄伟壮观。陈太尉宫各部分的建筑朝代不同,今屋面瓦片也有多种规格,重量从1.8公斤至0.3公斤重量不等。

     陈太尉宫始建年代距今一千多年,整体建筑建造时间前后跨越800多年,融五代、宋、明、清各朝代建筑艺术风格于一体,保存完好,是研究我国古建筑的一个重要物证。被国家文物局高级工程师李竹君先生称为“江南之宝”。慕名而至的中外专家学者中,有中国文物研究所所长、国家文物专家组组长、全国政协文化组副委员长罗哲文;国家文物处副处长郭旃;国家文物局高级工程师杨玉柱;国家文物局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姜怀英;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晋宏魁、古建部主任付连兴;福建省建筑设计院副院长黄汉民;日本奈良国立文化财研究所长铃木嘉吉;国立台湾大学博士研究生赖志彰;法国留华学生等等。他们均对陈太尉宫建筑工艺、风格赞誉有加,称该宫为中国罕见的古建筑瑰宝。是我国古建筑研究重要实物资源,可作为我国古建筑史研究博物馆,它集建筑业的精华,又是地方文化史研究重要实物资料。

本馆概况 |罗博资讯 |陈列展览 |藏品鉴赏 |罗源文物 |教育学习 |学术交流 |科研成果 |
罗源博物馆
罗源博物馆